凯锐试验机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凯锐试验机
热门搜索:

贝因美谢宏母婴消费盲目崇洋不正常

发布时间:2020-03-10 10:11:15阅读:来源:凯锐试验机

导语: 2万亿元的市场盘子,谁会赚到?这几年无疑是渠道商赚得更多。

贝因美创始人、首席科学家谢宏是国内最早的母婴行业创业者。事实上,他是第一位提出婴童经济和母婴行业这一概念的企业家。

而这一概念历久弥新,经过了几代创业模式的冲刷。从贝因美、好孩子这样的消费品牌,到曾经的目录营销,再到五花八门的社区,这两年又重回垂直电商,蜜芽宝贝和贝贝网们成了热门标的。

单独二胎政策放开,90后进入育龄,消费升级与进口商品的爆棚,交错起来,使母婴领域的很多消费趋势甚至比其他主题的消费更具典型性,更能体现中国消费者的消费倾向。

对于新一代互联网公司在母婴产业的举动,谢宏对创业邦直言自己非常关注。这也是近期贝因美牵头并赞助金色未来创业大赛的原因,我们准备帮整个母婴行业开辟一个开放式投资平台。

口述│谢宏 整理│曲琳

我非常关注互联网经济。另一方面,母婴行业里的动向我也比较了解。这些年来,经济学其实没有改变,归根结底还是满足消费者的需求。母婴公司把握和迎合了需求,而这个需求又上涨得极快。除了需求的把握,创业公司的商业能力还取决于竞争力的构建,不管你做什么,都是如何比竞争者更好、更快、更省地去满足消费者需求。

母婴这个领域,我们这样的实业公司,这两年并没有增加多少家。首先要分清概念,你是一家制造商还是渠道商,或是综合运营商、品牌商。定位不一样战略也不一样。新一批母婴公司更多是服务商,电商就是一种明显的渠道变更。不一样的定位,有一定的不可比性。

要想基业长青,有的功夫不能不修炼

作为品牌商,在这个领域我们走过了这样的路:最早是产品驱动,拼完产品拼渠道,再后来拼到品牌和客服能力,现在返回来又拼产品。而这一次,产品的背后是研发。

我做过一个企业竞争力模型,在有了需求之后如何构建竞争力,存在几个层面:首先是基础层面的竞争,产供销、人财物;第二是有企业自身的核心竞争力,独门武功让企业立足,但还不足以让企业做市场领先者;第三是全方位的综合竞争力;更高层面的是可持续竞争力,这个阶段的核心就是创新。

这个模型永远通用,有的企业无非是做得快,把某个阶段的时间缩短。

我们IPO之后进入第三个阶段,前两个阶段花了十几年。我认为消费品企业,核心竞争力没有完成之前不适合IPO。独门武功没有练好,IPO就预示着公开透明。你在明处,对手在暗处。我观察过很多企业,甚至第一阶段还没有完成就上市了,结果昙花一现。

浙江的民营企业平均寿命是5岁,我们贝因美是23岁。今年是我们有史以来第一次季报亏损,我告诉大家,没有谁在成长过程中不付代价。因为基业长青是一场马拉松。有的功夫,你不能不修炼。

一边走第三个阶段,我一边在准备第四个阶段,用创新来造就持续竞争力。现在我的身份是企业的首席科学家,贝因美不仅是研发,而是从底层开始重新研发自己的理论。这个研发角度和别人不一样,它们是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,这不叫战略创新。真正的战略创新是前端的,体系化的,深入的。仅仅换个轮子,不能创造出Tesla。

贝因美光研究院就有两个,还有外围的很多课题。去年贝因美启动了三大课题大数据队列研究,估计世界范围内都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母婴大数据研究。我提出奶粉要个性化,没有别人敢这么提,现在技术上可以做到了,但法规尚不支持。人们都说生命科学,我认为生命还不能说是科学。如果是科学,规律是可以量化找到的,但是现在基因图谱出来,人类尚且无法完全解读,还有很多生命现象都还没找到答案。而这一切都需要体系化的研发创新来解决。

投机本身没有问题,投机取巧也可以是取态,但是不能永远抱着投机的思想。开句玩笑,天上掉馅饼,你也要接得住,防止牙齿被砸掉,这个重力加速度还是很厉害的。

互联网助长了竞争过度和无序

我观察到的年轻创业者,大部分其实都没准备好:有很高的热情,资源很多,但是思想准备不够。

我做创业导师是比较早的,和电视节目合作,那时候也开始看项目。

目录营销被电商打下去,实质是渠道变革。这么多年中国经济总的来说,渠道变得非常快。我们刚创立的时候,渠道都是国家的,那时候是糖酒公司,做渠道反而方便,搞定一家就行了。

到后来上世纪90年代是经销化,大部分渠道都转型了,改成私营、合伙人制度,渠道并不难打通。反观现在是混乱的。一个行业里面有太多公司进来,导致了竞争过度。互联网公司的参与,使竞争更加无序化。我们所有的商法当中,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执行最差,每个产业都曾出现大量的劣币驱逐良币现象。

品牌信任是极大的问题。国产奶粉不被信任,尽管其行业标准已经是全球最严的。然而,跨境电商依然火爆,这折射出国产品牌的窘境,其实质是信任危机,包括对我们政府的现行政策制度的不信任。

在我所了解的母婴消费上,消费者还没有完全建立理智的判断力。举个例子,因为日本是岛国,饮食中海鲜丰富,其配方奶粉不加碘,加上日本的妈妈多是混合喂养,母乳的碘含量已经很高。这类奶粉并不完全符合中国宝宝的体质需要。

还有,阪崎肠杆菌是一种能导致中国婴儿罹患脑膜炎、小肠结肠炎和菌血症的肠杆菌,对新生儿致死率50%以上,在所有食品里都可能会含有,但是老外的基因决定他们对它并不敏感,在他们的奶粉中往往不会检查这一细菌。但中国妈妈并不知道这些事情。所以,奶粉的海淘有安全隐患。

中国老百姓的科学素养还远远不够,尤其缺乏基础的食品安全知识和科学的营养知识。

我们的国家(形象)品牌没有打造好。在这方面,韩国和日本对自身国家品牌的塑造值得我们借鉴。日本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也崇洋,但是后来产生了扭转,因为本土现代化程度提高之后鼓励国民走出去,越往外走,越发现本国产品反而更好。而我们太早开始往外走,回来发现国内产品显然有差距,大多数国人忘了发达国家的现代化已经花了两三百年才发展起来。

母婴领域,目前渠道商赚得较多

母婴行业的产业规模,我推算起码有2万亿元的规模。这是保守估计,0?12岁的婴童有2亿,按照城市每个宝宝一年消费1万元、农村消费8000元来计算的。

过几年,看出生率,如果二胎政策放开,肯定还是会往上走。

2万亿元的盘子,谁会赚到?这几年无疑是渠道商赚得更多。但是我认为现在到了分水岭,以后可能渠道商不会成长得那么快。电商、商超、婴童店会是三足鼎立。太追求高毛利也是走不远的,跨境电商的出现某种情况下也折射出了消费者对价格需求的不满。

短期来看,渠道商会多于生产商。没有人更想去做实业,人们都有些浮躁。实体生意很累又很复杂,回报也差,制造业如今压力巨大。

渠道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。比如贝因美今年开始渠道变革,和国际接轨来推行代理制。以前是经销商制度,两者最大的区别,经销商就是配货商、传送带,帮你把货带到那里,而代理商是这个区域帮你负责,可以全权交给它,它会帮你做品牌维护,提高效率。以前做一个活动,经销商要申请企业审批;现在直接授权,不违反企业品牌策略就可以开展了。经济管理的本质是高效。

我们是行业里面第一个主动变革的。

我认为O2O是一种营销策略,它比电商更先进,值得大家去思考如何转型。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核心命题,虽然目前还没有最终答案,但方向已经非常明确。在宏观经济整体遇到困难之际,婴童经济、母婴行业反而相对会更好过。相信中国的明天会更好。

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,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。第四期全新升级,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!现在报名,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、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、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、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!创新原力,伴你前行!

即刻报名第四期!

成都到威海物流

成都到绍兴物流专线

成都到鄂尔多斯物流专线

成都到淮安物流专线